第五工作室高考美术培训,是北京地区成立最早的画室之一,2004年河北美术出版社曾经出版过一本《升学之路》,2006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的《高考的艺术》中有部分我们学生的作品,然后就是2008年参与了《完美教学》出的系列丛书,当中曾经有很多出版社联系出画册,但因不太热衷而放弃,一是市面上的好书极少,二是我们觉得我们做的还不够完善,这次 出版的作品,主要体现了近三年老师和学生的教学面貌,全凭大家评价。

  1998年无意的做起了考前美术这一块,一做就是十年,感受美术高考十年的变化,见证了无数的考生历数十年的艰辛和喜怒哀乐,尤其在今天这个泱泱的国际大都市里,画画似乎也和这种放荡式的发展变化一样,浮躁、冷酷、变异,希望对他们说永远保持一颗赤子之心。

   第五工作室在十年的教学积聚中,曾经无数次的苦思冥想,记得在美国的同学给我发邮件说中国还在苦苦思考的绘画问题,在美国早已思考过去了,几乎一夜开窍,我也曾经留学俄罗斯,在那个即放开又死守的国家,感受百年不变的学院派教学,俄罗斯是欧洲学院派到今天门类繁多的艺术的衔接者,那种固执又刻板的学院派让人似乎时空穿梭于百年之间,中国的西画,不乏激情和灵动,但基本的问题也太多了点,考学阶段是基础中的基础阶段,该狠就得狠,该放手就得放手。

   绘画基础教学是讲究技巧的,说,该说的必须说,不该说的一定不要说,所谓下放权力,下放给学生自由发挥的权利,探索来的才知道珍重,说出来,大白话,就没意思了,传统家长说教式的教育过多地禁锢了年轻人的自我判断力,这注意,那注意,全是小事,太多的注意小事,大事的精力就被分散了,要教会学生怎么想,而不是想什么。怎么样说准,怎么说透,在共性的问题上,往往不是解决了,而是解决的“狠”性,完美的画面在于绘画内在因素的表现上。对于教学应该说是变化的,或者说是有限的,某些方法可能是偏激的,甚至是你个人的习惯,大道理谁都会讲,教学却有很多具体性,不是因为有什么秘籍,而是心领神会的东西多,画画的事本就应该用作品说话,我看过一些说的精简又晦涩的教学文章,让人看不懂,似乎词汇高深了就怎么样,就像你画的画让人看不懂一样,也许就是因为晦涩了、复杂了,事情反而麻烦了,画画道理实际很简单,老师所能给予的是努力引导真诚的表现事物,表现自我,诠释规律和基本知识,丰富视野和审美,一个点的突破即可广大,能够画好基本形、明暗交界线,也就豁然洞开,敞开了一片天地。

   什么是“创造性”“表现力”有时候这是可怕的代言词,流派、画种对考生来说是个灾难,一介考生,学画时间有限,有时是难以自保的,我看陈丹青的文章,看的明白,看靳尚谊的作品,看的舒服,原始的动力、动机是最好的良药,就像动物的本能,没有人类多姿的语言,就会努力成长、会设法生存。不要把自己夸张成救世主,一个教育者传播的是什么,是要慎重再慎重的,现在的教育有什么可以拿来炫耀的,“速成”“阅卷老师”“关系”“钱”似乎笼罩在考生的头顶,乌云盖顶,大脑里有一块抹不掉的黑雾,我们是不是该回归。当然,我不是老学究,但是把考前教育夸大了、夸远了,就太不负责任了

  画的好,老师喜欢,就是有天赋,实际上就是比较塌实,不空想,不做作,不动摇,这样的学生进步稳健,没什么废话,埋头干自己的,老师说的话也会筛选,随时做出自己的调整计划,道听途说的东西相反能让他更名辨是非,这样的学生学的不仅仅是艺术,而是理解了一个永恒的道理; 

教学的安排,要考虑到具体问题具体解决的阶段,一个大半年的时间跨度,默默无闻的做好根本的事,积聚力量直到爆发,我们把这一年大致分成前期、中期、后期三个完整阶段,每个阶段都会再进行必要的细分,前期侧重基本形、色、整体的规律,和具体绘画因素的运用熟练,中期侧重深入画面探索和自我的素养锻炼,后期侧重短期作业的精巧面貌和品位,每个阶段都很重要,承上启下,很多考生不能完整三个阶段的学习,尤其是无头无尾、有尾无头,根本的台阶没有上去,很多复读的学生,甚至多次复读的学生,都缺失了这一块,不能系统得完整自我,就像吃馒头,不一个一个的吃,只吃后面的,还是不饱!
王鑫、包小伟、栾佳齐、齐星等老师都是很深刻的老师,轻易不说话,说话就打神经,都是以画服人的,经常的作范画,说半天不如坐下来画一张,在多年的教学经验,近几年中央美术学院出的两个第一名,第二名都是与他们的教学分不开的

  这是教和学的一点感言,我想对考生有务实的意义,这个时代很脆弱,但我们有本性,那就是要活的坚强,活的光亮。
 

学校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将台路高家园小区高家园中学右走20米 北京刘锋美术培训中心邮编:100015 联系电话:010-84569655京ICP备06027288号 Copyright © 2002-2010 Studio5th Corporation ,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Stoyard